中国二胡之乡-无锡梅村二胡直销网—纯手工精制-胡乐坊
13915291069电话:
界新闻 >> 艺传承 >> 间采风 >> 胡考级 >> 胡选购 >> 胡调试 >> 胡保养 >> 胡讲坛 >>
首页 >> 二胡文库 >> 民间采风民间采风

大马华人小贩爱艺术 绘画雕塑拉二胡样样精通(图)

18岁加入济阳阁华乐团,到今天64岁的陈清池(左)仍是该团的二胡手之一,经常和年轻的团友一起参与演奏。(马来西亚《光明日报》)

    18岁加入济阳阁华乐团,到今天64岁的陈清池(左)仍是该团的二胡手之一,经常和年轻的团友一起参与演奏。(马来西亚《光明日报》)

  陈清池喜欢画鲤鱼,这是他的水墨画作品之一。(马来西亚《光明日报》)

  中国侨网11月28日电 据马来西亚《光明日报》报道,来自马来西亚亚罗士打的“能人”陈清池,今年已经64岁。早上他在巴剎卖鸡,下午他去学校教小学生画画,晚上他为吉打德教会济阳阁华乐团拉二胡。他擅长水彩和水墨画,也懂石膏雕塑,还经常参与华乐团演奏。但是他不是画家,也不是音乐人,在巴剎当小贩是为了生活,画画雕塑和华乐是因为兴趣。



  某个假日的清晨,一个年轻的妈妈牵着小孩上巴剎买菜,走过一个卖鸡肉的档口,看见一个年逾60岁的男人正在档口前忙着招呼顾客,年轻的妈妈用手轻轻推了推身边的孩子,说:“你的老师哦!叫老师。”

  小孩抬起头望向档口前面在卖鸡的安哥,随即露出惊奇的眼神,老半天才确认出那是他每周二下午在学校课外活动里教他画画的老师!

  现年64岁的陈清池,20岁就在巴剎里当小贩,他的志愿其实是美术,他会画画也懂得雕塑,此外,他还有一门音乐才艺——拉二胡,是吉打德教会济阳阁华乐团里的二胡手。

  教画是半义务性质

  他早上还在巴剎里忙生意,下午就赶到吉华H校的课外活动时间里教画画。教画并不是为了赚外快,事实上这是半义务性质,因为学校缺乏绘画老师,在副校长兼老朋友的请托下,他才于今年初接下这份任务。

  “教学生画画,主要是想让他们先建立绘画的基本概念,包括用色方面,颜料的认知等。”

  在这之前,陈清池也曾有过一段很长的教画时间,那时候他每周有一天会开一个小时的车程到邻州玻璃市的糖厂为员工孩子开办绘画班,回程时再顺路停留在吉北高岭和日得拉教画画,直至2008年,因忙于筹备儿子的婚事,他暂停教画,岂料接着几年孩子发生事故,他就没办法再继续画,直至2014年初才“重出江湖”。

  因经济问题放弃南洋美专深造

  陈清池在求学时期就对画画大感兴趣,中学时期还获选为吉华美术学会的主席,同时也是童子军团长。但他说自己小时候其实是非常文静的孩子。

  “我小学时候因为个子矮小,所以有点自卑内向,上了中学才变得活跃起来。因为非常喜欢画画,所以积极参加了美术学会,还参加了童子军,而且都成为了领导人,慢慢地改变自己。”中学毕业后,陈清池原本想到新加坡南洋美专继续深造,却因为家庭经济不允许,身为长子的他只好跟随父亲学习处理账目。

  “我父亲在巴剎担任书记,工作包括处理书信往来和整理账目,那时我中学刚毕业,既没能力出国升学,就只好跟着父亲去巴剎当了8个月的书记,但我很不习惯那样的工作生活,后来巴剎有个摊格出租,父亲就叫我不如去租起来做小贩吧;1970年,我就开始在直落湾也巴剎里开档卖鸡,后来搬到了新巴剎也一直卖到今天,只是现在多了小儿子跟着我一起做生意。”

  坚持画画梦想 早上开档,空闲自学

  一个原本想学美专的人,最后却为了现实生活而跑去巴剎当小贩,这和他最初的理想风马牛不相及,但陈清池也并没有因而放弃心中的梦想。他每天大清早上巴剎开档做生意,下午收档回到家,即利用时间参考美术书籍,不时在家里作画。

  “我多数是画马来甘榜风景画,还有鲤鱼。很多西方国家的艺术家都不吝于出书分享他们的心得,而且都写得很细腻详尽,我就从这些参考书里打开窍门。”

  一开始他画水彩风景,接着对雕塑产生兴趣,也自我摸索学习石膏雕塑,再后来他还拜师学了水墨画。

  1987年,37岁的陈清池在米都遇见来自槟城的水墨画老师陈碧茵,向她学习了水墨画,进一步奠下水墨画的基础,也开启了他水墨画的视野。如今他也是吉北艺术协会的成员,认识不少本地画家朋友,不过他仍谦和的强调,他并不是画家,只是喜欢画画而已。

  剪纸艺术:领悟力强,无师自通

  陈清池好学不倦,且领悟力很强。不管任何时候、任何年龄,只要他感兴趣、想要学习的事,他都会认真做好,即使缺乏专业老师指导,也会寻找书籍来参考。

  除了水彩画和水墨画、石膏雕塑、华乐二胡,他还懂得剪纸艺术,这些全都是自学而得。不过为提升自己的才艺,他也会积极参与相关的组织活动,藉此机会认识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从中得到更多交流切磋的机会。

  “剪纸艺术也是因为兴趣才学。其实只要掌握到基础的技巧就容易多了。”

  他的剪纸手艺细腻,有亲友办喜事时,也会请他帮忙剪几张“双喜”送来,他也乐得效举手之劳。不过他提醒,剪纸也要注意纸质,一般拜神祭品使用的红纸比较轻薄易破,要找到对的纸,中国有生产一种红纸,是专门充当做剪纸用途的。

  痛失3儿女 老友纾解难磨灭的痛

  陈清池原本育有5名孩子,大女儿在7岁那年病逝。4年前,一场轰动全马的南北大道严重车祸,再把当年33岁的长子和24岁的幼女也一起带走了。事件发生迄今已经4年,但在陈清池和太太的内心深处,始终是难以磨灭的伤痛,每次忆起这两个孩子,心里还在隐隐作痛,怀念成了他们余生的一部份。

  陈清池坦言,太太并不希望他在媒体面前重提起这段伤心日子,但他很想要感激那段日子陪他一起面对的这群济阳阁华乐团的朋友,让他在承受骨肉生死离别的痛时,也感受到人间还有温情。

  陈清池18岁就开始参加德教会济阳阁活动,他是该阁华乐团的二胡手,也是华乐团的副团长。

  “我加入华乐团,学习到的不只是音乐,也包括德理。吉打德教会济阳阁让我学到很多东西,也认识了很多的朋友,让我的生活圈子扩大充实起来。”

  两个孩子走后,陈清池的生活也有了不少影响改变,为免触景伤情,他搬了家,也没再作画。

  他说:“一家人还是要生活下去,为了生计,还是有在巴剎卖鸡。这四年来我没办法再画,因为水墨画是需要有意境的,少了这种心情,就很难下笔。”

  然而,他也补充说:“不过我是不会放弃的,总有一天还是会再继续画画和雕塑。”(黄碧丝)